周萍与蘩漪的爱情悲剧

周萍与蘩漪的爱情悲剧

摘要:曹禺是个悲剧感很强的作家,有着突出的悲剧禀赋,具有鲜明的人生悲剧意识,对人类命运有着异常强烈的悲剧敏感。他创作的悲剧感人肺腑、扣人心弦。他异常真实地展示了人物的不幸、悲哀、绝望、挣扎、呐喊、疯狂、忏悔……异常深刻地揭示了悲剧的不可避免性和悲剧的重大意义。曹禺悲剧艺术世界的建立是作者以悲剧眼光审视人生、介入现实的思想和情感结果,是作者人生悲剧意识外射开出的绚烂花朵,他是建立在曹禺对人生、命运与归宿的悲剧性的理解与认识之上的。曹禺的《雷雨》,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赢得了广大读者、观众的喜爱。剧作中的繁漪是一个典型的悲剧形象,是最令人难以把握但又刻画得最成功的人物。她一出场便是一副病态模样:通身是黑色的,拿着一把团扇,雪白细长的手,时常按在自己病弱的胸上,轻轻的咳嗽。她满脸忧郁、痛苦、怨愤。接着是四凤侍侯她吃药,周朴园逼她喝药,以后又说她精神有问题,周朴园硬是给她请了个大夫看病,在繁漪雨夜归来时,周朴园竟说她疯了,要周萍和手下人小心点。第二个说繁漪是疯子,并要她死的,便是她深爱着的周萍。最终结局,她确实疯了,并到了一所教堂里。

关键词:雷雨爱情命运悲剧意义

《雷雨》以1923年前后的中国社会为背景,真实地描写了以周朴园的家庭为代表的封建色彩浓郁的资本家的家庭悲剧。对这种封建性资产阶级家庭的残酷和腐败的真切感受和认识可以说大部分根源于曹禺的现实家庭生活。

曹禺的父亲与当时天津一个显赫的封建官僚买办大家庭——周学熙家关系密切。周学熙是周家最著名的人物,1912年在袁世凯政府里当财政总长,曾参加袁世凯同五国银行签订借款25000000镑的卖国借款合同。但周仍依恃和利用袁世凯的势力进行工业投资,在河北及天津形成了一个以周学熙为首的工业财团,由于曹禺的父亲也是这个财团的人物,虽然投资不多,但和周学熙的一位兄弟有较多的诗文交往,加上经济联系,于是就和周学熙关系比较密切。曹禺也因此有许多机会接触和观察这个官僚买办家庭的生活,了解这个大家庭的许多人和事,甚至实现这个财团兴衰荣枯的变迁。从周家及自己的家庭这样的封建买办家庭生活,曹禺感受到了封建制度的黑暗,燃起了憎恨旧社会的火炽般的激情。当然,曹禺也通过对这些人和事的了解,打开了他后来进行创作的生活源泉。所以曹禺曾说过:我这里所说的生活,不是我们今天常讲的工农兵的斗争生活,而是我那时所接触所了解到的生活。我对自己作品里所写到的人和事是非常熟悉的。我出生在一个官僚家庭里,看到过许多高级恶棍,高级流氓;《雷雨》里出现的那些人物,我看的多了,有一个时期甚至可以说是和他们朝夕相处。因此,我所写的就是他们所说的话,所做的事。

1934年《雷雨》的问世,立即以深刻的主题和独特的艺术魅力震动剧场,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从此宣告了一位杰出的剧作家的诞生。这种对生活的独特的思考或理性评价寄寓于形象的塑造和雷雨本身的重大意义之中。

《雷雨》激烈地发泄着被压抑的愤怒,无情地抨击着中国的家庭和社会,燃烧着令人惊醒的思想烈火,而这一切上的思想和炽热的情感并不是靠剧中人或作者空喊出来的,完全是透过对人物性格的活灵活现的精心刻画而显示出来的。

全剧共塑造了八个人物,几乎每个人物都具有鲜明的个性。周朴园是作者着力刻画的带有浓厚封建气息的资本家形象。他们建立的家庭是一个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封建家庭,是一个具有强烈封建性的黑暗王国,他本人同这个封建家庭的传统道德、窗台秩序有着深刻内在联系,所以他竭力维护封建大家庭的秩序。不仅他身上散发着封建遗老的臭味,就是他的发家史也带着封建盘削的血腥味。在家庭里他就是一个封建专制的暴君,他的话就是法律,就是命令,任何人不得违抗。他一登场正值自己机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在一起,请看他逼迫蘩漪吃药:

周朴园说,请母亲喝。

周冲(端着药碗发颤)爸您不要这样。

周朴园你说什么?

周萍(低头,至周冲前,低声)听爸爸的话吧,爸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蘩漪(恳切地)留着我晚上和不成吗?

周朴园(冷峻地)蘩漪,当了母亲的人,处处替孩子想想,就是自己不保重身体,也应当替孩子做个服从的榜样。

蘩漪(望望周朴园,有望望周萍,端起药又放下)不!我喝不下!

周朴园萍儿,劝你母亲喝下去。

周萍爸,我……

周朴园去,跪下,劝你的母亲。

周萍(走至蘩漪前,向周朴园,求恕地)爸爸!

周朴园(高声)跪下!

周萍望着蘩漪;蘩漪泪痕满面。周冲气的发抖。

周朴园叫你跪下!

周萍正要向下跪。

蘩漪(望着周萍,急促地)我喝,我现在喝!(喝了两口。眼泪又涌出来,望一望周朴园的峻厉的眼和苦恼着的周萍,咽下愤恨,一气喝下)哦……(哭着,由饭厅跑下)

通过这段细节的描写,便勾画出周朴园的极端冷酷、专横、威严的封建家长的面孔。全剧中蘩漪同周朴园的反复较量,实质上反映了封建专制注意同资产阶级个性主义的斗争,是一场封建家长统治的新女性反统治的斗争,从而更加暴露出周朴园身上的封建性特征和自私、专横的心思以及维护封建秩序的顽固性。作为一个反面人物,在性格方面,周朴园还具有突出的特点,一是资产阶级的买办性。周朴园虽然出生于封建家庭,同封建思想有很深的血缘关系,但是他曾到德国留过学,受过资产阶级教育,尊敬追逐过时髦的社会思潮。他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上是一个有体面的人物,是一个煤矿公司的董事长,并在政治上和反动当局有联系,增借助武装警察开枪打死工人。这一切表明他不仅是一个封建家庭的暴君,而且还是一个具有反动性、买办性的资本家。二是他的伪善性。周朴园的伪善性突出的体现在他对侍萍的态度上,据他自己表白,三十年来一直怀念侍萍,每年四月十八日为她做生日,一切都照着她正式嫁过周家的人看待,甚至屋里的家具都是从前侍萍所喜欢的旧物,他穿衣服爱穿侍萍缝洗过的,并想梅小姐休整坟墓。。。。。这正所谓深情缱绻,朝夕怀念;但是当侍萍真的活着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立即换了一副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面孔,活生生地暴露出他的伪善性。而周朴园作为这个封建家庭的一家之主,对于周萍与蘩漪的爱情悲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可以这么说,他是造成周萍与蘩漪主观上的爱情和客观上的乱伦关系的主要责任人,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

蘩漪是《雷雨》中塑造得最成功的形象,真正具有雷雨的性格。曹禺对这一形象的创作初衷是这样:蘩漪是个最令人怜悯的女人。她不悔改,她如一匹执拗的马,毫不犹豫地踏着艰难的老路,她抓着周萍不放手,想重新拾起一堆破碎的梦救出自己,但这条路也引她到死亡。在《雷雨》里,宇宙正象一口残酷的井,落在里面,怎样呼号也难逃脱这黑暗的坑。正当她青春年少,憧憬着幸福的未来的时候,她屈从于父母之命,嫁给了比她大二十岁的周朴园,成了周家的主妇。她不爱周朴园,周朴园也不爱她,她们的关系仅仅是生了冲儿。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莫大的不幸与悲哀!

在这个寂寞枯淡、可以闷死人的家中,度过了十八年沉重的笼中生活,她蓬勃的生机渐渐消失,变成对死亡的等待。因而在这一个漫长恐怖的过程中,她得孤独、脆弱而且乖巧。以至于周朴园说她:精神失常了。直到周萍出现并闯入她的生活,使她死灰般的心又燃烧起来,她把性命、名誉统统交给周萍,把一切人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拼尽了全力要逃脱这残酷的井,对周萍”你不能看见了新世界就一个人跑。但同样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畸形家庭中的周萍是不值得她爱和牺牲的。因而压抑的愤懑终于爆发出来,她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叛逆者。这主要表现在她与周萍的对话中:周家的罪恶,我听过,我见过,我做过。我始终不是你们周家的人。我做的事我自己负责。不象你们的祖父、叔父同你们的好父亲,背地里做出许多可怕的事情,外表还是一副道德面孔、慈善家、是社会上的好人物……你父亲对不起我,他用同样手段把我骗到你们家来,我逃不开,生了冲儿。十几年来就象刚才一样的凶横,把我渐渐磨成了石头样的死人。你突然从家乡出来,是你,是你把我引到一条母亲不象母亲、情妇不象情妇的路上去,是你引诱的我!繁漪是一个最“‘雷雨的性格她可以说是雷雨的化身,操纵着表层结构中的矛盾冲突,整个剧本的动力。正是她的所作所为,使得周萍、四凤的追求失败了,也使侍萍与周朴园之间一段悲剧根源被发掘出来,打乱原来的局面,完成了这出悲剧。她要周萍陪伴自己,但她要求的并不是仅仅周萍。她是一个外形沉静,可爱起你来象一团火,那样热烈,恨起你来也会象一团火,把你烧毁的女子,她被周朴园软禁在这个仿佛是与世隔绝的周公馆里,整整十八年。寂寞枯淡的生活,沉重窒息的空气,闷得她透不过气。封建社会的势权,周朴园家庭绝对权威独裁,使得繁漪的生存理想与现实相悖,人性的本能追求被压抑的生活使得她的存在也以一出悲剧的形式出现——她已不存在什么希望,只安安静静等待死亡到来

付费隐藏内容
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

该内容查看价格:¥19 / VIP会员免费

登录后购买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