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维护核心永远听党指挥——学习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党课

坚决维护核心永远听D指挥——学习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D课

同志们:

今天,我们召开D员大会,共同庆祝伟大的中国******成立97周年。刚才,XXX同志作了讲话,大家要认真贯彻落实。下面,按照讲D课安排,我围绕学习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这一题目,和大家交流几点认识。

一、提高政治站位,深刻认识军委主席负责制的重大意义

军委主席负责制是从D、国家和军队全局出发作出的重大政治设计和制度安排,是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最高实现形式。当前,我们学习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D的***精神,最根本的是要坚定维护权威、维护核心、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在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中强化维护权威、维护核心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那么,军委主席负责制意味着什么?具有什么样的重大意义?我觉得主要从三个方面来认识。

(一)深刻认识军委主席负责制的主要内容。“国家大柄,莫重于兵。”我军历来强调“兵权贵一、军令归一”,这个“一”就是核心、统帅、领袖。***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是宪法和D章规定的重大制度,是D和国家军事领导制度长期发展的重大成果,凝结着我们D建军治军的宝贵经验和优良传统。军委主席负责制主要由三句话组成。即,全国武装力量由军委主席统一领导和指挥;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由军委主席决策和决定;***军委全面工作由军委主席主持和负责。对这三句话,我觉得要逐字逐句地理解和把握:第一句话,讲全国武装力量由军委主席统一领导和指挥,这句话明确了军委主席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役部队、预备役部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民兵,对所有的武装力量,拥有最高的领导权、指挥权,没有经过授权的话,其他任何人都无权插手,我们全军各部队,全军所有官兵,都必须无条件服从D***、***军委和军委主席的指挥,都必须以D***、***军委和军委主席的决定和指示,作为自己心中的依据,来解决各种问题,绝不允许违抗命令,绝不允许自行其是。第二句话,讲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切重大问题由军委主席决策和决定,这个重大问题,实际上指的是国防和军队建设中间,那些带根本性、方向性、全局性的问题。这些问题如果出现了偏差,就会对整个国防建设造成重大的影响甚至危害。这些问题就包括了像部队的作战行动、怎么组织、怎么指挥、高级干部的任免、选人用人、部队体制编制的调整、各种军费和军用资源的使用和管理等等,而这些问题它的最高决策权、最终决定权都要归于***军委主席,同时以军委主席名义发布的各种公文,以***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发布的各种命令指示,都必须由军委主席亲自签署。第三句话,讲***军委全面工作由军委主席主持和负责,也就是说***军事委员会的所有工作都要由军委主席来主持,同时由他负责。这个法律已经有过明确的规定,就是***军事委员会是由主席一人,由副主席若干人,还有委员若干人组成的。全国人民代表会在产生国家***军委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架构,但是军委副主席和军委委员都要由军委主席来提名。全国人民大会闭会期间,***军委主席也有权来提出副主席和各位委员的人选,来报全国RD常委会来确定。而军委主席主持军委的全面工作指的是什么呢?就是军委所有的重大工作、重大问题,包括其他各个方面的工作,都要由军委主席来组织副主席、各位委员研究决定。也就是军委副主席要协助主席工作,军委委员要参加军委集体领导的,是这样一个规范了***军委内部的领导关系。所以说,这三句话都是相互联系、相互补充,构成一个有机整体,科学地界定了军委主席负责制的内涵。

(二)深刻认识军委主席负责制的重大意义。军委主席负责制关系我军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在D领导军队的一整套制度体系中处于最高层次、居于统领地位,是坚持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制度和根本实现形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军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关系人民军队建设根本方向,关系新时代强国强军事业发展,关系D和国家长治久安,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途命运。我们要认识到,这是坚持D的绝对领导、确保正确政治方向的根本要求。当前,世界正发生前所未有之大变局,我国正处在由大向强发展的关键阶段,我军正经历着一场革命性变革,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层出不穷。只有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坚定维护核心、看齐追随,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才能经受住各种复杂严峻斗争的挑战和考验,确保枪杆子永远听D指挥。我们要深刻认识到,这是力践行强军目标、建设现代化部队的重要保证。只有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始终用D在新时期的强军思想武装头脑、凝聚意志,沿着习主席指引的强军道路奋力前行,才能全面提高部队现代化建设质量水平,走好现代化强国强军之路。我们要深刻认识到,这是全面彻底肃清郭徐流毒、回归军队传统本色的现实需要。过去一个时期,郭伯雄、徐才厚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严重触犯政治底线,把部队置于十分危险的境地。D***、习主席果断查处郭伯雄、徐才厚,以军委主席的绝对权威自上而下改进作风、惩治腐败、肃清流毒,在紧要关头挽救了D、挽救了军队。只有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才能确保枪杆子永远掌握在忠诚于D的可靠的人手中,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三)深刻认识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核心内涵。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首先要从政治与军事、理论与实践、历史与现实的结合上把握其丰富内涵和科学意蕴。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看,军委主席负责制蕴含着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政D学说的精髓要义,构建了D和国家相统一的最高军事领导体制。马克思主义认为,军队是国家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阶级统治的暴力工具;政D是特定阶级利益的代表者和维护者,任何政D执政都必然掌握军队的领导权。军委主席负责制把马克思主义政D学说、国家学说与中国国情、D情、军情有机结合起来,反映了D、国家、军队之间内在的必然联系。正因如此,D的***军委始终是D***的最高军事领导机关,并设立国家***军委,D的***军委主席经全国RD选举担任国家***军委主席。通过这样的制度设计和安排,构建了D和国家相统一的最高军事领导体制,从最高领导权层面确保了我军永远是D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从D指挥枪根本原则看,军委主席负责制符合国家军事领导权配置“兵权贵一”的基本规律,确立了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最高实现形式。从世界范围看,由于国体政体和历史文化差异,各国国防体制不尽相同,但其军事制度安排都有一个共同指向,就是军队的领导指挥权掌握在最高统帅手中。我们D提出并坚持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使兵权真正回归到了D和人民手中。张国焘预谋分裂D分裂红军、林彪阴谋策划武装政变,最终都没有得逞,根本的就是军委主席负责制发挥了“定海神针”作用。正是因为军委主席负责制吸收借鉴了古今中外军事领导权配置的有益经验,体现了军事领域“兵权贵一”的规律要求,从而在根本上实现了武装力量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的高度集中统一。从强军兴军实践基础看,军委主席负责制明确以主席为中心的原则要求、顶层架构和责任权限,确保了领导和指挥军队具有唯一的绝对的权威。我国宪法规定,***军委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军委由主席和副主席、委员组成;***军委实行军委主席负责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根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提名,决定***军委其他组成人员的人选。归结起来,就是军队最高决策权和最终决定权集中于军委主席。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就是要坚决维护习主席的核心地位和绝对权威,做到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始终与D***、***军委和习主席保持高度一致,一切行动听从D***、***军委和习主席指挥。这既是宪法确立的根本要求,也是强军兴军的根本保证。

二、理清发展脉络,准确把握军委主席负责制的实践基础和理论渊源

军委主席负责制凝结着我们D建军治军的历史经验和优良传统,是我们D和国家军事领导制度长期发展、渐进改革、不断演化的必然结果。我们D紧密结合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际,既把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成功实践上升为理论,又以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最新成果指导实践,还把实践中探索形成的D指挥枪的最高实现形式上升为D和国家的政治制度、军事制度。学习掌握军委主席负责制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实践基础和理论渊源,有利于我们增强维护和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的自觉性和坚定性。这里,重点划分为个时期来认识和把握。

第一个时期:土地革命战争时期。D在创建新型人民军队过程中,努力探索并逐步确立了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1927年8月1日,D毅然发动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D反动派的第一枪。8月7日,*********召开八七会议,毛泽东提出D“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同年9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进行“三湾改编”,从组织上确立了D对军队的领导,成为新型人民军队建设的重要开端。同年12月,红四军在古田召开第九次******,会议通过了由毛泽东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决议明确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指出“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阐明了军队同D的关系,指出军队必须绝对服从D的领导,必须全心全意为D的纲领、路线和政策而奋斗;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建军原则,确立了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制度和方法,新型人民军队由此基本成型。从此,红军的面貌焕然一新,根据地建设得到迅速发展,革命的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势。随着红军的发展和战争规模的扩大,D创建和发展了最高军事领导机构,全权指挥红军和一切武装力量。为了加强D对各地武装起义和红军发展的领导,D的六大决定设立由***政治局常委直接领导的***军事部,下设军事委员会。大会通过的《军事工作决议案(草案)》规定:“中国******的一切军事工作都应集中于中国*********军事部。各地应设立军事委员会,受地方D部之一般指导而工作,但于军事技术方面,则受***军事部之指挥。”随后,***军事部在《关于目前军事工作计划大纲》中明确提出,***军事部是全国D的最高军事指导机关。1930年2月,***政治局会议决定,***军事部与***军事委员会合并,组成新的***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作为全国红军的最高指挥机关,直接归***政治局领导。4月,*********发出《关于全国红军指挥问题》的通知,决定“以后各地已组织的正式红军,一切指挥权完全统一于***军委”。8月,*********在《关于D的军事机关组织与系统问题》的通知中指出:军委组织应有独立的系统;军委在政治上完全在D的领导之下,独立地计划一切军事工作;***军委直接在政治局指导之下,经常讨论与计划一切军事工作;军委之常委,在军委总的决议之下讨论计划与执行。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组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此时,中革军委作为全国红军最高领导和指挥机关,虽然隶属于政权系统,但它在政治上仍受*********及其***局的领导。随着***军委成员和******临时***陆续迁入***苏区,***军委即统一于中革军委,负责领导指挥全国红军的作战和建设。这一时期,伴随着全国武装斗争形势的发展,***最高军事领导机构逐步建立和完善,经历了从“***军事部”“***军事委员会”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演变过程,其职能也由初期只进行组织、指导和联络工作,发展为指挥各地红军作战行动、全面领导红军建设的最高军事领导机构。但由于这一时期D的最高领导层变动频繁,稳定的军事领导核心和相关制度始终未能形成,这也是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红军长征途中和胜利会师后,逐步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最高军事领导机构和领导核心,实现了初步的统一领导和指挥。长征开始后,由于军事指挥上的严重错误,红军迭次失利,几乎濒临绝境,在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中,酝酿着要求纠正错误、改变领导的意见。1935年1月,***政治局召开遵义会议,会议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取消在长征前成立的“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是D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3月,***政治局决定,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全权负责军事指挥,这实际上成为当时D***最高的军事领导机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在*********和毛泽东的领导指挥下,红军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终于在1935年10月抵达陕北。1936年10月,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将台堡地区会师,胜利完成长征。为加强D对红军的统一领导和指挥,1936年12月7日,中革军委主席团转发中华苏维埃***政府关于扩大***革命军事委员会组织的命令,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23人为***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7人组成***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团,毛泽东为主席。由此形成了相对稳定的D领导军队的最高核心,这对于加强D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军队的建设发展,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历史意义。

第二个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我们D坚持独立自主原则,围绕人民军队的领导权指挥权同国民D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国共两D实现第二次合作,我们D从国家和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利益大局出发,同意将红军编入国民革命军序列,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但蒋介石坚持红军改编后不设统一的军事指挥机关,由他担任拥有最后决定权的国民革命同盟会主席,甚至还提出要毛泽东、朱德“出洋”,企图控制和吞并我们D领导的这支人民军队。*********和毛泽东断然拒绝了国民D和蒋介石对红军改编后的军事指挥和人事安排的无理要求,明确指示各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后,必须加强D的领导,保持和发挥十年斗争的光荣传统,坚决执行D***与军委会的命令,保证红军在改编后成为******的D军,为D的路线及政策而斗争,完成中国革命之伟大使命”。正是因为我们D始终坚持对人民军队的领导权指挥权,保证了红军“换装不换心、更名不变色”。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后,建立健全了D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最高军事领导制度。为了适应抗日战争爆发后的新形势,制定正确的抗战路线和战略方针,*********政治局于1937年8月召开洛川会议。会议决定组成由毛泽东任主席的*********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作为*********领导各抗日根据地武装力量和军事斗争的最高军事领导机构,统一领导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游击队、东北抗日联军及敌后战场军事工作。从此,***军委由政权系统恢复到D的系统。随后,为了加强D对军队的直接领导,*********决定在八路军中成立***军委前方分会,在新四军中成立***军委新四军分会。新的***军委和军委分会的成立,保证了D对八路军、新四军的绝对领导,使人民抗日武装能够坚持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广泛开辟抗日根据地,为赢得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供了保障。1938年9月14日至27日,*********政治局举行会议,会议传达了共产国际的指示,“******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在*********领导机关中,要以毛泽东为核心解决统一领导问题”。9月29日至11月6日,*********召开扩大的六届******。毛泽东在会上作了《论新阶段》的政治报告,着重批判了“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错误主张。他强调:“******员不争个人的兵权,但要争D的兵权,要争人民的兵权。现在是民族抗战,还要争民族的兵权。在兵权问题上患幼稚病,必定得不到一点东西。”“每个******员都应懂得这个真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的原则是D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D。”会议明确了D在新阶段抗战的基本方针和任务,维护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D***的团结一致和统一领导,统一了全D全军的认识和步调,从根本上保证了D对八路军、新四军的绝对领导。1945年4月至6月,中国******召开七大,一致通过了政治决议案、军事决议案和新的D章,新D章把毛泽东思想确立为D的指导思想。D的七届一中***,选举毛泽东为***委员会主席、***政治局主席、***书记处主席。8月,***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组成新的***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军委”),毛泽东任主席。从此,形成了以毛泽东为最高领袖的*********和***军委,这是一个具有很高威信的、能够团结全D全军的坚强领导集体,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民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和组织基础。

第三个时期:解放战争时期。这个时期,确立了最高军事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军委和军委主席的最高军事领导制度。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适应由抗日游击战争到国内正规战争的军事战略转变,构建野战兵团、地方武装和民兵游击队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强化*********和***军委对人民军队的集中统一领导。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面临两种命运、两个前途的决战。国民D先以“政令军令统一”为借口,要我们D交出军队和解放区,继而挑起内战,妄图用武力消灭我们D领导的人民武装和民主政权。我们D顶住了国民D反动派的欺骗和威胁,强调“人民的武装,一枝枪、一粒子弹,都要保存,不能交出去”。*********、***军委和毛泽东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对各野战军和地方武装的集中统一指挥,重新划分七大战略区,编组野战军团,建立实施机动作战的指挥机构;调整和组建军区、军分区,加强地方武装建设;全面整顿和扩充民兵组织队伍,加强民兵建设,使武装力量体制更加完善,更有利于接受*********和***军委的指挥,更有利于发挥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二是在全D全军普遍建立和全面贯彻请示报告制度,加强D的组织纪律建设,保证政令军令畅通。由于革命战争发展的不平衡性和敌强我弱的战争态势,“我D我军在过去长时期内是处于被敌人分割的、游击战争的并且是农村的环境之下,我们曾经允许各地方D的和军事的领导机关保持着很大的自治权,这一种情况,曾经使得各地方的D组织和军队发挥了他们的自动性和积极性,渡过了长期的严重的困难局面,但在同时,也产生了某些无纪律状态和无政府状态,地方主义和游击主义,损害了革命事业”。随着战争形式由游击战争向正规战争转变,解放区的工作由分散向集中转变,全D工作重心由乡村向城市转变,迫切要求全D全军在思想上政治上和行动上同D***和***军委保持高度一致。1948年1月,*********发出由毛泽东起草的《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指示,随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又陆续颁发了《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补充指示》《关于将全国一切可能和必须统一的权力统一于***的指示》《关于各野战兵团、各后方军区严格执行请示报告制度的指示》《关于在全D全军中开展执行请示报告制度之检讨的指示》等一系列指示文件。特别是1948年9月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关于各***局、分局、军区、军委分会及前委会向***请示报告制度的决议》,界定了***与下级的权限,对各项工作的决定权和请示备案等制度均作出了详细规定,并要求各***局、分局、军区、军委分会及前委会,对区D委、省委、军D委至县委和师(旅)团向上级请示与报告的制度作出具体规定。请示报告制度的普遍建立和实行,对于加强D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使最高军事领导权和指挥权高度集中统一于*********、***军委、军委主席起到了重大作用,为D夺取和掌握全国政权作了重要的思想、政治和组织准备。三是根据人民解放军发展壮大和战争规模扩大的实际,大力加强军队正规化建设,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保证*********和***军委实施集中统一领导指挥。1947年2月,*********发出了《关于在军队中组织D委会的指示》,要求在团以上部队建立各级D委会;7月,***军委总政治部制定颁发第一部《中国人民解放军D委会条例草案(初稿)》,明确规定中国******实现其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组织形式就是“在军队中设立各级D委会”。1948年9月,毛泽东在为*********起草的《关于健全D委制》的决定中指出:“D委制是保证集体领导、防止个人包办的D的重要制度”。D委制的恢复和建立,使D对军队的集体领导得到了加强和改善。随着战役规模的日益扩大,不少野战部队开始实行跨战略区联合作战,不同战略区部队间的战略战役协同逐步增强,这就要求部队推进正规化建设。1948年11月,经*********批准,***军委颁发《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决定把各大战略区的部队划分为野战部队、地方部队和游击队,全军分为四大野战军和五大军区。为加强D对全国各战略方向军事斗争的统一领导指挥,*********和***军委构建了“***军委—前委—战略区”的最高军事领导框架,还探索建立了跨两个野战军或两个战略区的总前委,以上战略方向的军政主官直接向***军委和军委主席负责。通过这一系列重大举措,达到了统一意志、统一行动、统一纪律和统一指挥的目的,大大提高了部队战斗力,为夺取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胜利乃至解放战争全面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

第四个时期: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时期。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我们D围绕军队与D、国家和政府的关系问题,对最高军事领导制度进行了三个阶段的较大幅度的调整,探索形成了符合当时实际情况的军委主席负责制。1949年10月至1953年为第一个阶段。***军委由隶属*********转为隶属***人民政府。为适应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政治环境,积极回应D内外人士高度关注的军队与D、国家和政府的关系问题,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组织法》等文件起草中,经过反复协商,确定设立***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作为国家最高军事领导机关,统一管辖并指挥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其他人民武装力量,实行统一的指挥、统一的制度、统一的编制、统一的纪律。1949年10月1日,***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任命毛泽东为***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新的***军委隶属于国家政权系统,同时,相应取消了D的***军事委员会。1954年至1965年为第二个阶段。*********重新成立D的***军事委员会。1954年9月20日,一届全国RD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设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统率全国武装力量,担任国防委员会主席。这就明确了国家的最高军事领导体制。鉴于国防委员会属于国家政权系统,是咨询性质的组织,不是武装力量的统率机构,*********政治局于9月28日作出《关于成立D的军事委员会的决议》,决定成立D的***军事委员会,担负整个军事工作的领导。毛泽东同志担任中国*********委员会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同时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防委员会主席,这体现了D领导军队和国家领导军队的高度统一。1958年7月,***军委扩大会议通过的《关于改变组织体制的决议(草案)》规定,***军委是*********的军事工作部门,是统一领导全军的统率机关,军委主席是全军统帅。1966年至1976年为第三个阶段。***军委下设组织机构相继作出三次变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由于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严重干扰破坏,***军委在组织上和工作上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其组织机构和领导成员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动。1967年8月,***军委成立办事组,代替***军委办公会议主持军委日常工作。1971年9月林彪叛逃,10月*********决定撤销军委办事组,成立新的***军委办公会议。1975年2月,*********发出通知,决定取消军委办公会议,成立***军委常务委员会,负责处理军委日常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虽然***军委下设组织机构变动频繁,但由于我们D的最高军事领导制度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军队的最高领导权指挥权始终掌握在D***和***军委主席手中,军队没有变质、政权没有变色。

第五个时期:改革开放至新世纪时期。D的十一届三中***后,我们D着眼系统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推进国家法治化进程,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制度基础,探索建立符合D情国情军情和时代要求的最高军事领导制度。1981年6月,D的十一届******选举邓小平为*********军委主席;1983年6月,六届全国RD一次会议选举邓小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军委主席。在邓小平担任***军委主席期间,军委主席负责制由宪法正式确立并不断丰富发展。1982年12月,五届全国RD五次会议通过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军事委员会主席;根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提名,决定***军事委员会其他组成人员的人选,***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这些规定,不仅明确了军队在国家体制中的作用和地位,指出了军队与全国RD和国务院的关系,而且正式确认了***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为帮助人们正确理解这一规定,1982年5月,*********专门下发《关于〈宪法修改草案〉中规定设立***军事委员会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设立国家的***军事委员会,决不是取消或者削弱D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缔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中国革命的历史证明,D对军队的直接领导,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所必需的,决不能动摇。《宪法修改草案》序言已经明确肯定了D在国家生活中的领导作用,当然也包括了D对军队的领导。在国家的***军委成立以后,D的***军委仍然作为D***的军事领导机关直接领导军队,这一点没有改变。在新宪法实施后,D***将同各民主D派协商提名,经过全国RD选举,由D的***军委主席担任国家的***军委主席。D的***军委和国家的***军委实际上将是一个机构,组成人员和对军队的领导职能完全一致,只是在D内和在国家机构内同时有两个地位,而这在国家体制上是完全必要的。我们D领导军队的长期行之有效的各项制度,仍将继续坚持和发展。所有这些,都是从组织上和制度上保证了D对军队的领导。这就将D领导军队和国家领导军队有机统一起来,表明我国基本军事制度的进一步成熟完善。1982年宪法颁布实行后,我国又于1988年、1993年、1999年和2004年四次对宪法进行了修订完善,***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这一规定始终未做改动,一直延续至今。在通过宪法正式确立军委主席负责制基础上,D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在领导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创造性实践活动中,对军委主席负责制作了新的丰富和发展。在实践创新上,***军委在邓小平直接领导下,制定完善了***军委工作规则、***军委议事规则、***军委办公会议等重要制度,有力地促进了军委主席负责制的贯彻落实,为新时期国防和军队建设顺利推进提供了重要保证。在理论创新上,邓小平科学阐释了D、国家、军队、人民之间的辩证关系,指出人民军队的性质是D的军队、国家的军队、人民的军队三者的辩证统一体。1989年9月,邓小平在同***几位负责同志谈话时指出,军队是D领导的军队,当然也是国家的军队,军队不能搞小集团,不能搞小圈子,“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听***的话,听D的话,选人也要选听D的话的人。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同年11月,邓小平在会见参加***军委扩大会议全体同志时指出:“我们的军队能够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的性质。这个性质是,D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这与世界各国的军队不同。就是与别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也不同,因为他们的军队与我们的军队经历不同。我们的军队始终要忠于D,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同时,邓小平强调

付费隐藏内容
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

该内容查看价格:¥19 / VIP会员免费

登录后购买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