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解读

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解读

——市纪委书记连夜自己赶出的D课

同志们:

今天由我给大家上一堂神圣而庄重的D课。今天的D课是我临时请示支部书记后以普通D员身份给大家上的课。

因为近一周时间来,抗美援朝应该是大家工作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0月2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全国各级各类媒体发布大量相关文章,电视、微信、抖音上公开了大量的珍贵资料。下面,与大家一同分享一下我的学习和思考。

首先,我们一同对那段历史进行再学习。在座的各位在上学期间,都不同程度对抗美援朝基本知识进行了学习。下面我们对此进行重温。

一、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背景

朝鲜半岛的分裂。1945年8月13日,苏军开始在朝鲜东部清津地区登陆,14日,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为划分对日本占领地区受降范围,经苏美协商,在朝鲜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以下简称三八线)为界,以北为苏军受降区,以南为美军受降区。根据开罗宣言精神,1945年12月27日,苏、美、英三国外长莫斯科会议达成协议,由驻朝鲜的苏军司令部和美军司令部组成联合委员会,协助南、北朝鲜迅速建立一个统一的临时政府,但是由于苏、美双方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意见分歧而未能实现。1948年8月15日,在朝鲜半岛南部大韩民国成立,9月9日,北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在朝鲜半岛上出现了两个不同性质的政权,形成南北分裂、对立的局面。围绕朝鲜统一问题,双方之间的斗争日益尖锐化,三八线上武装冲突日增,局势日趋紧张。1948年10月,苏联把朝鲜半岛北半部的行政权移交给朝鲜政府,同年12月25日,苏军全部撤离朝鲜。

金日成欲武力统一朝鲜。朝鲜半岛分裂为两个对立的国家以后,南北双方都试图通过武力实现民族统一。1950年5月中旬,金日成秘访北京按照斯大林的要求,向毛泽东通报了对韩战争的意图,毛泽东持反对意见,认为此时发动战争时机不够成熟。斯大林要求毛泽东调几个师的兵力到东北,布防于丹东——沈阳一线。毛泽东要求苏方提供几个师的武器,斯大林回复称装备问题可以帮助解决一些,但要求中方尽早布置兵力;5月15日,毛泽东表示同意金日成统一半岛的计划,但是朝方并未告知具体的时间。

朝鲜人民军的南进与美国的干涉。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南进作战,朝鲜战争爆发。28日即攻占南韩的政治中心汉城。韩国军队在朝鲜的强大攻势下,节节败退。美国为维护其在亚洲的利益,立即出兵干涉。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驻日本的美国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6月27日再度命令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基隆、高雄两个港口,在台湾海峡巡逻,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进攻台湾。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安理会提交了议案,授权组成“联合国军”帮助韩国抵抗朝鲜军队的进攻。联合国最终以13对1的表决结果通过了美国提案,要求各会员国在军事上给韩国以“必要的援助”。“联合国军”以美军为主导,其他15个国家也派小部分军队参战。7月5日美军参加了第一场对朝鲜的战役。朝鲜人民军处于节节胜利,先后发动了汉城战役、铁原战役、大田战役和洛东江战役,占领了韩国90%的地区和92%的人口,把韩、美军压缩到洛东江以东约一万平方公里的大丘、釜山间的狭小地区。8月31日,又发动了釜山战役,先遣部队打到了北纬35度线上,但是此后战局处于胶着状态。

美军越过三八线、威胁中国安全。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发表讲话,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军事委员会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于7月13日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抽调第13兵团及其他部队共万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后又调第9、第19兵团作为二线部队,分别集结于靠近津浦、陇海两铁路线的机动地区。1950年9月15日,美军第10军于朝鲜半岛南部西海岸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损失严重,转入战略后退。9月30日,周恩来发表讲话,警告美国:“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但是麦克阿瑟认定中国不敢出兵与美国对抗,所以美国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10月1日美军越过北纬38线,19日占领平壤,企图迅速占领整个朝鲜,并公然声称:在历史上,鸭绿江并不是中朝两国截然划分的、不可逾越的障碍。同时,美国飞机多次侵入中国领空,轰炸丹东地区,战火即将烧到鸭绿江边。

1950年10月8日,朝鲜政府请求中国出兵援助。中国应朝鲜政府的请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迅速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10月19日晚,彭德怀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第39、第40、第42军(以后又增调了第50、第66军)和炮兵第1、第2、第8师以及一个高射炮团、两个工兵团,分别从安东、长甸河口(今上河口)和辑安等地,先后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北部地区。第13兵团过江后,于10月20日改组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10月25日,志愿军打响了驻军朝鲜后的第一仗。

二、战争过程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率领下,跨过鸭绿江,赶赴朝鲜战场,25日,揭开抗美援朝战争序幕。

1950年10月25日——1951年6月10日,为第一阶段。这个阶段,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采取以运动战为主,与部分阵地战、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连续进行了五次战略性战役。

第一次战役是志愿军于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在朝中边境及其附近地区,对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韩国军队突然发起的进攻战役。10月25日,志愿军发起战役,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驱逐到清川江以南,挫败了“联合国军”企图在感恩节(11月23日)前占领全朝鲜的计划,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第一次战役志愿军共歼敌15000多人。

第二次战役是志愿军于1950年11月7日至12月24日,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韩国国军诱至预定战场后,对其突然发起反击的战役,是扭转朝鲜战局的一次战役。“联合国军”兵败于西部战线的清川江两岸和东部战线的长津湖畔,放弃平壤、元山,退至“三八线”以南。(也就是在此时发生了悲壮的长津湖战役。)11月24日,“联合国军”发起旨在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志愿军按预定计划,将“联合国”军诱至预定地区后,立即发起反击,给以出其不意的打击。“联合国军”兵败于西部战线的清川江两岸和东部战线的长津湖畔,被迫弃平壤、元山,分从陆路、海路退至“三八线”以南。第二次战役志愿军共歼敌36000多人。

第三次战役是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于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为打破美国政府“先停火,后谈判”,争取喘息时间,卷土重来的阴谋,突破“三八线”,对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韩国国军进行的进攻战役。志愿军集中6个军,在人民军3个军团协同下,对依托“三八线”既设阵地进行防御的“联合国军”发起全线进攻,将其从“三八线”击退至北纬37线附近地区,占领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并适时停止了战役追击。第三次战役共歼敌19000多人。

第四次战役1951年1月25日至4月21日,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制止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韩国国军发动的攻势,争取时间掩护后续兵团到达,进行反击准备,在“三八线”南北地区进行的防御战役。志愿军连续取得三次战役胜利后,主力转入休整。“联合国军”发现志愿军补给困难、第一线兵力不足,便迅速补充人员、物资,调整部署,于1951年1月25日恢复攻势。志愿军立即由休整转入防御,与朝鲜人民军一起,展开第四次战役。3月14日,中朝军队撤出汉城。麦克阿瑟同杜鲁门在侵朝政策上发生严重分歧,杜鲁门于4月11日撤销麦克阿瑟的职务,任命李奇微为“联合国军”总司令。4月21日,将“联合国军”扼制在“三八线”南北附近地区。第四次战役志愿军虽有较大损失,但仍歼敌万多人。

第五次战役1951年4月22日发起,至6月10日前后结束,历时50天,战役的结果是志愿军和人民军将“联合国军”从三八线附近地区打退到汉江南岸地区,但又被“联合国军”推回到三八线南北地区,志愿军和人民军共歼灭“联合国军”万余人,自身作战减员万余人。首先集中志愿军11个军和人民军1个军团于西线实施主要突击,再次越过“三八线”,直逼汉城,至6月10日,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南北地区。第五次战役志愿军共歼敌8万多人。

经过7个多月的军事较量,美国政府认识到如将主要力量长期陷于朝鲜战场,则对其以欧洲为重点的全球战略极为不利。加上国内外反战情绪日益高涨,因此,决定转入战略防御,准备以实力为基础,同中朝方面举行谈判,谋求“光荣的停战“。中朝方面,经过五次战役,也深感在技术装备上,中朝人民军队仍处于劣势。在现有武器装备条件下,要想在短时间内歼灭敌人的重兵集团是困难的。鉴于美国已表示愿意谈判,于1951年6月中旬,提出“充分准备持久作战和争取和谈达到结束战争”的战争指导思想和在军事上采取“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据此,适时进行战略转变,由运动战为主转变为阵地战为主,由军事斗争为主转变为军事、政治(外交)斗争“双管齐下”。

1951年6月11日——1953年7月27日,为抗美援朝战争第二阶段。这个阶段,中朝人民军队执行“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以阵地战为主要作战形式,进行持久的积极防御作战。其特点是:军事行动与停战谈判密切配合,边打边谈,以打促谈,斗争尖锐复杂;战线相对稳定,局部性攻防作战频繁;战争双方都力图争取主动,打破僵局,谋求于自己更有利的地位。1951年7月10日,战争双方开始举行朝鲜停战谈判。从此,战争出现长达两年多的边打边谈的局面。

1951年7月26日,停战谈判讨论军事分界线问题时,竟企图以军事进攻迫使朝中方面就范。8月中旬——10月下旬,“联合国军”采取“逐段进攻,逐步推进”的战法,连续发动了夏、秋季局部攻势。并从8月开始,实施了长达10个月的以切断中朝人民军队后方供应为目的的“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即“绞杀战”。为打破美国空军的空中封锁,保障交通运输,志愿军发起了“反绞杀”斗争。

1952年春,“联合国军”方面为扣留朝中战俘,提出所谓“自愿遣返”的原则,反对中朝方面提出的全部遣返的主张,使停战谈判陷入僵局。此时,“联合国军”接受了发动夏、秋季局部攻势受挫的教训,采取以小规模的进攻行动和空军的破坏活动,维持其防线和配合其谈判。1952年秋,中朝人民军队有组织有计划地在全线进行具有战役规模的战术反击作战,攻占了“联合国军”许多营以下阵地。接着在规模较大、持续时间较长的上甘岭战役中,粉碎了“联合国军”发动的“金化攻势“。

为促进停战实现,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一起,发起抗美援朝战争1953年夏季反击战役。从5月中旬开始,先后对“联合国军”进行三次不同规模的进攻。经第一、第二次进攻作战,迫使“联合国军”方面作出妥协。在停战协定即将签署之际,韩国当局声称要“单独干”、“北进”,中朝人民军队为实现有效的停战和停战后处于更有利地位,决定给韩国军队以打击,于7月中旬发起以金城战役为主的第三次进攻作战,迫使“联合国军”方面向朝中方面作出实施停战协定的保证,有力地促进了停战的实现。

1953年7月27日,战争双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至此,历时2年零9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宣告结束。

三、双方伤亡情况

人员伤亡:美国官方公布美国人在朝鲜战争中的作战减员共计142091人,其中阵亡33629人,负伤103284人,失踪或被俘5178人。美国在朝鲜战争纪念墙上公布的数字为阵亡54246人,失踪8177人,被俘7140人,伤103284人,总计172847人。美国在战争中的战费支出是400亿美元,消耗作战物资7300余万吨。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1953年8月14日公布,从1950年6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共歼敌(包括毙、伤、俘)万余人。1953年10月23日美联社公布的“联合国军”伤亡总数是147万余人。美国与韩国官方公布各自作战减员数字总和为113万余人(不包括其他“联合国军”作战减员)。

1951年8月15日,志愿军作战处关于志愿军作战减员统计数字为:阵亡115786人,战伤221264人,失踪、被俘29095人,共计366145人。(近期官方公布的牺牲人数197653名。)

财务损失:据有关统计,中国为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共消耗各种作战物资560余万吨,战费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当时的25亿美元)。志愿军共损失坦克9辆、飞机231架、各种炮4371门、各种枪87559支(挺)。联合国军1950年6月25日到1953年7月27日停战时止,被中朝军队击落、击伤“联合国军”飞机累计共12224架;被击毁击伤和缴获坦克3064辆;被击毁击伤和被缴获各种炮7695门,被击沉击伤舰艇257艘。其中志愿军击毁击伤“联合国军”坦克2006辆、汽车3165辆、装甲车44辆、飞机10629架、各种炮583门;缴获“联合国军”坦克245辆、汽车5256辆、装甲车51辆、飞机11架、各种炮4037门、各种枪73262支(挺),及大量物资和装备。

四、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意义

“70年前,由中华优秀儿女组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肩负着人民的重托、民族的期望,高举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正义旗帜,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发扬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两年零9个月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抵御了帝国主义侵略扩张,捍卫了新中国安全,保卫了中国人民和平生活,稳定了朝鲜半岛局势,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将永远铭刻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永远铭刻在人类和平、发展、进步的史册上!”

这是10月1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重要讲话的开篇论述。

抗美援朝战争为什么如此重要而神圣,理由有如下几点:

一是打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国形象。美国悍然对1950年6月爆发的朝鲜内战进行武装干涉,同时无视中国政府的一再警告,侵入台湾海峡,轰炸我东北边境,把战火烧到了新生的中国国土,把朝鲜内战演变为一场大规模的国际性局部战争,其称霸全球和在全球遏制共产主义的企图昭然若揭。

在美国看来,中国的近代史明明白白地书写了一个“步步退让”“妥协求安”的形象;新中国的最强盟友——苏联尚且畏惧美国三分;美国后面还站着英国、法国等16国“联合国军”,一个积贫积弱、百废待兴的新生中国没有理由不选择“苟安”,以换取和平建设环境。

但他们错了!今日之中国不再是东亚病夫,这头沉睡的雄狮醒来了。历史告诉我们:对侵略者让步,只会让它更加肆无忌惮;而奋起应战,才可能赢得主动,赢得和平。应朝鲜D和政府的请求,*********和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毅然决然地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果敢承担起了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历史使命。这次胜利,顶住了美国侵略扩张的势头,稳定了朝鲜的局势,保卫了中国大陆的安全,是维护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的伟大胜利。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首次在境外取得的决定性胜利,有力地震慑了美国,极大地震动了全世界,彻底把近代以来中国的国际形象,从被侵略、被拯救的可怜形象,改写成了拯救者、保护者的英雄形象。美国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那个软弱无能的国家了”,中国在这场战争中“赢得了声誉”“提高了地位”。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大国姿态登上国际舞台,为新中国建设争取到了宝贵的和平环境,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二是打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毫无疑问,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实力对比悬殊的较量。美国是世界经济、军事头号强国,美国军队武器装备先进,在朝鲜战场上出动陆海空三军联合立体作战,动用了当时除核武器以外所有新式武器,掌握着战场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地面部队全部机械化。中国的新生政权刚建立一年,忙于恢复经济和医治战争创伤,志愿军武器装备相当落后,基本上是陆军在少量坦克和炮兵支援下的单一地面作战,后期参战的少量空军也仅能掩护后方主要交通运输线和进行局部空中作战。刚刚成立一年的新中国造不出飞机,志愿军主要靠步兵加少量炮兵作战。而美军投入到战场的有飞机约1200架、各型舰艇300余艘、坦克1000余辆,地面部队全部机械化。志愿军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以劣势装备与敌人展开殊死较量。但就是在这样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不到8个月,连续进行了5次战役后,就同朝鲜人民军把侵略军从鸭绿江和图们江边赶回到三八线附近,一举收复了朝鲜北部广大土地。第一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这位美国陆海空三军中获得勋章最多的陆军五星上将,后来感慨“谁跟中国陆军在陆地上打,一定有病”,因为在交战过程中,他鲜有胜绩,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突然性打击的第一次战役取得了胜利,他还不相信中国居然敢出战。此后,志愿军又构筑起铜墙铁壁般的纵深防御阵地,在粉碎敌人的重点进攻和细菌战后,还进行了多次进攻战役,迫使侵略者停战谈判。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用坑道、火炮和手榴弹战术,以更低的伤亡人数,战胜了“联合国军”大炮、坦克、飞机几乎把我阵地炸平的强大火力,炮弹还只发射了敌军的1/4。1953年7月27日,美国不得不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正是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中国人民志愿军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著名的以弱胜强的范例。抗美援朝战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以弱胜强,而是一个积贫积弱百余年、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新生国家,对不可一世、独立战争以来从无战争败绩的第一大强国的以弱胜强,是一种国力差距极度悬殊下不可思议的以弱胜强,是一次改写国家命运和世界格局的以弱胜强。这场战争打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是对亚洲和世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斗争的极大鼓舞,推动了世界范围内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

三是打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重要讲话中指出:波澜壮阔的抗美援朝战争中,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始终发扬祖国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和民族的尊严而奋不顾身的爱国主义精神,英勇顽强、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畏艰难困苦、始终保持高昂士气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为完成祖国和人民赋予的使命、慷慨奉献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诚精神,为了人类和平与正义事业而奋斗的国际主义精神,锻造了伟大抗美援朝精神。一支有理想的军队是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理想是“保家卫国”。有理想的军人是敢于牺牲生命的:用身体挡住敌人枪口的黄继光;战斗到只剩一人一枪仍然坚守阵地,最后抱起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杨根思;在烈火中永生的邱少云;长津湖畔,一整连官兵以战斗姿势受冻牺牲,成为一尊尊巍然屹立的冰雕;松骨峰下,整整一个连只剩下7个活着的战士;上甘岭上,那场43天的血肉相搏……人在阵地在!多少不知名的高地上,面对敌人的狂轰滥炸和反复进攻,英勇的志愿军舍身忘死,顽强地同敌人血战到底,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壮歌:连长牺牲了,排长顶上,排长牺牲了,班长代理,班长牺牲了,战士接替;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刺刀拼弯了,就用手抓嘴咬;有的官兵中弹后依旧手握武器,继续将弹药悉数打入敌军,直至意识消亡;有的官兵身中数弹流血不止,拼尽最后力气拉响手榴弹或炸药包冲向敌人……中国人民志愿军涌现了30多万名英雄功臣和近6000个功臣集体。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是祖国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坚强卫士,是“最可爱的人”。

一个觉醒了的,敢于为祖国光荣、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毛泽东主席指出,抗美援朝的胜利“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战争是人民战争,全国人民支援,中朝两国人民并肩战斗”。中国人民为国家利益是敢于牺牲自身利益的: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中,全国城乡到处出现父母送儿女、妻子送丈夫、兄弟争相入伍的感人场面;成千上万的铁路职工、汽车司机和民工纷纷到朝鲜前线去担任战地运输和勤务工作;医务工作者组织了大批医疗服务队,为中朝军队服务;慰问志愿军运动、捐献武器运动、优待志愿军烈军属运动……据统计,全国人民为朝鲜前线提供作战物资达560多万吨,直接军费为62亿元人民币,而战争期间国内每年的经济平均增长率高达15%,创造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迹。正是由于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援,才形成了同仇敌忾、战胜一切困难和强大敌人的无穷力量。

五、让人泪流满面的历史故事

读懂历史,就要结合发生在当时的故事,一幕幕上演的故事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这也是我为什么这次要求给大家讲D课的主要理由。好久没有流泪甚至是失声痛哭了,在这几天读这段历史的过程中,我流过了多次的泪自己也记不清了。

毛泽东珍藏岸英遗物到去世。1950年11月25日,数架美军轰炸机向大榆洞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驻地投下数十枚凝固汽油弹,正在作战室的毛岸英(时任俄语翻译兼机要工作)和参谋高瑞欣牺牲。俩人的遗体被炸弹烧焦,已无从分辨,人们只得以毛岸英生前佩戴过的手表为线索作出判断。毛岸英牺牲的电报被周恩来和刘少奇“压”了下来,直到翌年1月初才向毛泽东汇报。据*********机要办公室主任叶子龙回忆,毛泽东将简短的电报看了足足三四分钟,把头埋得很深,抬起头时脸色非常难看,屋里只听见他的吸烟声。最后,毛泽东“唉……”了一声:“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办公厅主任杨尚昆也曾回忆,一声长叹后,毛泽东说,“牺牲的成千成万,无法只顾及此一人。事已过去,不必说了。”彭德怀事后向毛泽东汇报时,毛泽东说:打仗总是要死人的嘛!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岸英是一个普通的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在与周世钊谈话时,毛泽东又表示:当然你说如果我不派他去朝鲜战场上,他就不会牺牲,这是可能的,也是不错的。但是你想一想,我是极主张派兵出国的,因为这是一场保家卫国的战争……要作战,我要有人,派谁去呢?我作为D***的主席,作为一个领导人,自己有儿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又派谁的儿子去呢?毛岸英牺牲后,毛泽东悄悄珍藏着儿子的部分遗物:两件衬衫,一双袜子,一顶军帽和一条毛巾。这一秘密直到毛泽东去世后,才被整理其物品的工作人员不经意发现。

长津湖畔“冰雕”连。1950年冬,朝鲜半岛长津湖畔死鹰岭上气温达到零下40度,号称美军“王牌军”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官兵,见到了令他们胆寒和震惊的一幕——冰天雪地里一排排志愿军战士举着枪、握着手榴弹,但却没有开火。走近一看,100多名衣着单薄的志愿军战士早已冻成“冰雕”,但却依然保持着战斗姿势,手里紧紧握着武器,100多杆枪朝着同一个方向……

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和信念支撑着我们的志愿军战士?

为什么他们宁愿冻死也要坚守在阵地上?

我们从其中一名宋阿毛烈士的绝笔信中找到了答案。

“我爱亲人和祖国/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这段视频现在都能看上,我看着这段视频真的失声痛哭。无法想象这群最可爱的人有多伟大!我多方找了资料,这个连129人,冻死了125人,视频上有位没有腿的老人举起了没有手的胳膊敬礼,他是幸存者之一。在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战士被冻死的事件也是时常发生的事。进入十二月份,朝鲜半岛的夜间最低气温已经达到了零下40度,即便像美军陆战一师那样武装到牙齿的部队,也是出现了将近7000人的冻伤。这张纸条被送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时,总司令彭德怀瞬间老泪纵横,过了很久才喃喃地说道:“第一线部队的艰苦甚至超过了长征时期,伤亡了那么多的战士,他们为谁牺牲,他们为谁流血,战士们死的、伤的、饿死的、冻死的,这些还都是年轻可爱的娃娃呀。”

葛岘岭阻击战零伤亡经典的战例1950年11月29日在葛岘岭发生了一场令各国军人肃然起敬的阻击战:志愿军一个步兵排,在对手100余架次战机和50余辆坦克的轮番攻击下,巧妙的利用地形,仅靠手中的轻武器顽强的阻击了拼死逃命的美军,歼敌215人,自己无一伤亡。《谁是最可爱的人》,记叙的就是38军在三所里松骨峰的惨烈阻击战。三所里的战斗刚刚打响,113师侦察分队报告:“发现美军有迹象向三所里以西的龙源里逃窜,龙源里有可能成为美军的又一条逃路。向龙源里进发时,2排已经5天5夜没正经睡一觉了,加上2昼夜的激战,战士们疲惫不堪,一边走路一边睡觉,后面的战士常常撞到前面的战士才清醒过来。三所里到龙源里的路途不到10公里,为了抢时间,部队从悬崖峭壁、荆棘丛生,根本没有路,从崇山峻岭中穿了过去,全排每人的衣服几乎被荆棘扯烂。下山更难。山陡,又有积雪,急红了眼的部队走这样的路极易发生危险。排长郭忠田让大家把带的绳子接起来,拴在山顶的大石头上,一个接一个滑到山下。大同江却横在了眼前,全体战士迅速脱了棉裤,无声地跳进冰河里。没什么挡得住这只英雄的部队。(这几天***电视台的视频资料里,有过这样的一段镜头,看着他们,我眼角发红,太可爱了。)

关于113师向三所里和龙源里的穿插,美军战史有这样的记载:第9军第2师师长基瑟将军,乘直升机飞越军隅里上空,发现有数千难民沿大小道路南下。根据美军的经验,难民总是先于攻击军队到达。其实,这些“难民”正是志愿军的穿插部队。衣着褴褛的中国士兵,在超越人体极限的强行军中,被基瑟误判为难民。刚刚进行了长距离的行军,部队没有携带反坦克武器,不要说专用的火箭筒,就是炸药包也被轻装了。一个步兵排,没有火箭筒、炸药包,就连反坦克手雷都没有,靠步机枪和每人4颗手榴弹去阻挡一个坦克营的结果是什么?经过一天时间激战,打扫战场时,2排阵地前面共发现215具美军尸体(击伤和尸体被美军拖回者不算)。郭忠田向连长报告:“全排一个不少,除了5班长的耳朵被震得听不清外,全排没有一个伤亡。”郭忠田的这句话,我看到后流泪了,是骄傲的泪水。

1人1天歼敌280余名。在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不但在空中创造了1人单机1分钟之内击毁3架美军飞机的世界空战纪录,我们的陆军,同样在朝鲜战场上创造了一个个世界纪录。志愿军第12军31师91团5连战士胡修道,他在上甘岭坚守阵地时,一人一天歼敌280余名,荣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胡修道没有参加上解放战争,参军后马上进入朝鲜作战。上甘岭战役是他首次真枪实弹地与敌人拼杀。当时他只有21岁,就赶上了坚守上甘岭的残酷战斗。战斗很激烈,阵地上的战友们都牺牲了,独自一人坚守阵地的胡修道,依靠两个阵地上剩下的武器弹药,孤身一人,顽强地坚持战斗。他一个人在3号、10号高地上来回奔跑穿梭,一边躲避敌人的炮火,一边连续不断地打击敌人,手榴弹、手雷一个接一个地投向进攻的敌军,他又打退了敌人的十几次进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志愿军的大部队突然赶到了,一阵猛烈反击,敌军最后的疯狂进攻被彻底打垮,当天的战斗胜利结束。(此时此刻大家想起什么来了?我想到了《上甘岭》电影中的一段镜头,和这个很相似,独自一人坚守阵地,何等的悲壮!)在这一天的激战中,英勇坚守阵地的志愿军战士胡修道和战友一起共打退敌人41次冲锋,胡修道也在战斗中创造了1人1天歼敌280余人的记录。1953年6月25日,胡修道出席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并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残酷的上甘岭战役。上甘岭战役是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志愿军与“联合国军”在上甘岭及其附近地区展开的一场著名的战役,时间一共持续43天,最终以志愿军胜利而告终。我们看看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上甘岭战役的激烈程度也是空前的,双方多次反复争夺阵地,弹药消耗量更是惊人。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次大战最高水平,为了争夺面积只有平方公里的阵地,“联合国军”不惜成本,调集重炮对阵地进行轮番轰炸,我方阵地山头被炮火削低两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1-2米,许多坑道直接被炸平,阵地全是焦土。据老兵回忆,在这场战役中,兵员也是一次又一次的补充,最激烈的时候,24小时补充5次,每次一个连一个连的上,很多几乎都被打光了。我看过一篇报道,说在军事史上D一支部队的伤亡率大到35%,这支部队就残废了,但是我们的部队在这次战役中是500%。在此次战役中,参战的志愿军共万余人。“联合国军”参战总兵力约4万人。弹药消耗上,志愿军在此次战役中一共消耗各种子弹约5040万发(与整个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子弹消耗量相当),各种手雷301330发,炮弹450768发,反坦克地雷512枚,爆破竹5984根,炸药2917公斤。子弹日均消耗万发,按照万人的参战兵力来算,平均每人要打出去1172发。美军方面,美军一共向上甘岭阵地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平均每天要打出去万枚。人员伤亡上,志愿军伤亡万,伤亡率在25%以上,美军和韩军为万人。在43天的战斗中,敌我反复争夺阵地达59次,我军前后

付费隐藏内容
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

该内容查看价格:¥19 / VIP会员免费

登录后购买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